时间:2019-12-01  来源:金斌  阅读量:745

一直以来,我们相信投资赚钱的核心要素是两条:一是要买优质的公司,二是要以合理甚至低估的价格买入。长期来看,只有优质的公司才能持续创造超额回报,而差公司大多是毁灭价值的。所以长期来看,投资还是要买好公司。但无论是多么好的公司,如果忽视了买入的价格,则不一定是一笔好的投资。

理论上,如果一家公司能够永续的创造超额回报,它的价值应该是无穷大,根本不用考虑估值,无论什么价格,只要买到就是赚到。换句话说,如果一家公司的价值是无穷大,天下的财富最终都会被它赚完,剩下其他公司的价值都应该是零。这简直是太好了,好到不可能实现。

过高的股票估值,一方面会消耗潜在的预期收益率;另一方面会降低预测的容错空间。所以,无论一家公司有多好,它总会有一个尽头或者边界。也就是说,再好的股票,也需要有一个合理的价格。如果股票价格已经隐含了比较充分和乐观的预期,哪怕公司基本面依然很健康,股票可能会赚不到钱甚至是亏钱的,这是我们始终强调估值的原因。

但强调估值,并不等于只买市盈率低的股票,这是另外一个误解。

估值是需要有一套定价体系,它让我们能够测算一家公司大概应该值多少钱。本质上,估值是未来全生命周期的现金流折现,而市盈率只是当期盈利的一个倍数而已。大多数时候,市盈率可以是dcf一个简单近似的替代。当我们说一家公司的估值太贵,潜在的说法是我们觉得市场对其长期盈利预测过于乐观,或者说市场低估了公司的风险;如果我们说一家公司的估值过低,潜在的说法是我们觉得市场低估了其长期盈利前景,或者说市场高估了公司的风险。

所以说,估值反映的仅仅只是市场预期。每个投资者对估值高低的不同看法,反映的是每个投资者对未来预期与市场平均水平的差别,这就是预期差。而预期差的兑现,就是盈利或者亏损。在股票市场上,这个预期差兑现所需要的时间,有时候快有时候慢,快的一周,慢的可能需要3-5年。这不仅需要眼光,更需要耐心。

回到市场。总体而言,我们相信市场高估了中国经济面临的风险和不确定性,低估了中国经济的韧性,这意味着市场面临的机会要比风险更大。从结构上来看,我们首先看好那些与宏观经济联系相对紧密,股价已经反映严重悲观预期的行业和公司;其次,我们认为中国经济运行效率仍有较大改善潜力,我们看好那些能够持续改进营运效率、规模效应将持续显现的公司;另外,我们还看好那些市场空间较大,其经营绩效被长期压制或者忽视的优质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