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8-11-03  来源:金斌  阅读量:719

在10月的最后一天,我们终于等来了右侧信号,11月我们计划增加风险资产的配置权重。


在这之前的几个月里,虽然我们觉得股票的估值已经对种种不利情景做了较为充分的反应,但是今年较为脆弱的市场,让我们相对谨慎,不知道下跌趋势什么时候会扭转,所以我们一直对市场的贝塔不做过高的期望。我们需要等到一个明确的信号,来增强自己的信心。尽管如此,过去几个月,对各行业跌到重置价格或者成本价附近的优质企业,我们则忽略市场波动,积极建仓,只是在总体上控制股票的仓位在一个中性略低的水平,以防范极端风险,我们相信这是最好的防守反击策略。


根据历史规律,在6月份时,我们就预期随时可能会看到中国宏观政策的调整。在7月份,当央行及国务院先后做出了调整宏观政策的姿态,我们一度误认为这就是明确的信号,可惜很快就被证明,这些调整并没有获得最高层的充分认可。投资者对宏观政策的失望,引发风险溢价上升,股票的估值水平再次调整,一些长久期资产(高估值股票)被轮番抛售。


10月31日的政治局会议,相当于最高层对目前局势的确认,这是一个重要的信号。对股票市场而言,什么是真正的风险?经济形势不好并非股票市场风险的充分条件。风险是在形势即将变得不利之前,你并没有意识到,因而没有任何防备。今年4季度及明年上半年,我们可能会看到相对比较糟糕的经济数据,这是现实,但也已经是大部分投资者的共识,股票市场的下跌已经对此做出了反应。政治局会议是中国最高管理层对目前局势做出的反应,在中国目前的体制下,这也相当于全国上下已经对此风险有了较为充分的认识。


 由于市场结构的原因,a股作为一个整体,也许并不是特别便宜。但是如果我们看沪深300及上证50,把这些股票与美国、欧洲、日本的同类型股票相比,我们都是最便宜的;如果和近邻印度相比,中国同类型的股票甚至要便宜一半。我们的确是面临不太有利的环境,但便宜的价格似乎已经对此作了较为充分的反应。反过来想,如果中国现在的环境是歌舞升平,你看到的大部分股票价格可能是现在的一倍左右,那个时候投资者虽然不会抱怨经济形势,但可能会抱怨股票价格太贵了。2008年美股最低迷的时候,股神巴菲特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号召大家买股票,说“如果你等到知更鸟叫时,反弹时机已经错过了”。在古今中外的投资市场上,你很难找到一个时期,投资者对未来经济形势预期非常乐观,股票又很便宜。


“buy on the cannons, sell on the trumpets.” baron rothschild.


事实上,现在炮火已经结束,只是战场还有些狼藉而已。在我们的宏观策略框架里,宏观经济、流动性、估值是最重要的三个指标。今年以来影响市场最重要的几个因素:结构性因素、金融去杠杆、美中贸易战、国进民退的担心等等,已经过了最严重的阶段,有些甚至已经有了逐步缓和的迹象。现在的经济形势的确让人担心,但至少在边际上,局势进一步恶化的可能性在减小。从美国过去100多年的股票历史及中国过去20多年的历史来看,在股票估值较低环境下,如果宏观政策有较大的逆转,哪怕暂时经济仍然低迷,市场仍有可能会有一个较大反弹。比如在2012年底以及2014年下半年的a股市场,就是典型的案例。


 在此之前,出于防守反击的目的,我们组合的仓位大部分集中在下行风险相对较小、向上有一定空间的金融行业。由于看好市场的反弹,未来我们会增加股票的仓位,组合的配置可能会相对更加均衡,期望能跟上市场的发展。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