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6-04-22  来源:证券研究院 第1096期  阅读量:854

        过去几年,a股的投资一直追求成长,所以大部分所谓成长性行业里面的公司,被挖掘得非常充分,这个领域里的股票,很难找到“预期差”。反而一些不被大家关注的传统行业里面,虽然整体形势不佳,但是优势公司的市场份额提升 竞争力变强,收入及利润仍有较大的上升空间。

编者按:回首过去两年a股市场的大涨大跌,风雨过后,还有几人依旧能风雨无阻,坚定自己的步伐?面对开年震荡a股行情,投资者又如何能在风险与收益之间的钢丝上稳步前进?新年“私募相对论”系列为您解答这个问题。


合理的预期收益很重要

19.4%,是股神巴菲特过去50年的年化回报。对于投资者的长期回报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很高的标准。截止2016年1月底,成立超过5年的公募基金,过去5年年化收益率超过20%的,仅有1只。事实上,在股票市场上,能赚钱的人不计其数,但能够持续赚钱的,或者说能把赚来的钱保住的人,却少之又少。

很多人总是希望能买到涨幅最大的股票,这是人的天性,似乎也是对的。每个投资人都希望自己能买到几个10倍股,但5年前已经上市的股票中,截止到今天还有10倍涨幅的,仅有6只,仅占股票市场的0.3%,能够选中6只股票的投资者概率寥寥无几。在投资的现实中,很多人之所以会亏钱,恰恰是因为有了预期的收益过于不切实际。因为想赚更多超额收益,所以往往不得不去冒一些在概率上很不划算的风险,结果收益率反而会更低。


认识概率 设置底线

虽然投资的收益是靠冒险得来的,但并不是所有的冒险都会有回报。假设现在有两个投资机会摆在投资者面前,投资周期为1个月:机会一,输赢各50%概率,赢了赚100%,输了赔50%;机会二,确定能赚2%。现实中,大部分投资者看不上那似乎不太起眼的稳健收益,更愿意冒险去追求所谓高弹性的投资机会。但是,如果持续投资10年,选择机会一的投资者,资产可能仍在原地踏步;选择机会二的投资者,资产将是当初的10倍。

2015年7月,市场最黑暗的那一周,如果抄底买股票,可能短期获得较高的收益,但万一搞错了,也可能会面临较大的损失。在那个时候买分级基金a,尽管短期收益会相对有限,但是安全边际却非常高。现在回顾,如果股票买得好,的确会有更高的回报,但那个时候买卖股票,必须每一步时机都要把握得非常好,稍有不慎,反而容易赔钱。同时,这种冒险,对错概率不一,累计下来,反而是投资那些看似不起眼的确定收益,能获得更高的回报。

尽管投资需要冒险,但是这也有底线。假设有1000万的资产,这时候有一个扔硬币游戏,正面赢100元,反面赔80元,这种情况下可以参与,因为赔率很划算。但同样的扔硬币游戏,把赌注放大到1000万,正面赢1000万,反面赔800万。这个时候,虽然赔率依然十分划算,但需要考虑失败的后果。


大部分人只能跟市场同一频率

每个人都想在牛市时大赚一把,熊市前及时脱身,然后再等下一轮牛市来临。这种趋同的思维就注定了大部分人在大部分时候只能和市场同一频率。因为牛市熊市往往是事后才能确认,更多的时候,等投资者意识到市场是牛还是熊的时候,通常都已经来不及了。投资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看见要涨就买入,看见要跌就卖出,这样很难赚钱。

每一次买入或者卖出股票时,都是战战兢兢,生怕自己搞错了,从来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只有做回购或者买货币基金时,才是确定不会亏钱的。索罗斯说,犯错并不可耻,可耻的是,当错误已经显而易见,却还不去修正它。而优秀投资者与普通投资者的差别,不是出错概率的差别,而是会不会犯致命的错误,以及对待错误的态度。


股票投资和实业投资的区别

做股票投资和做实业投资,考虑问题的方式可能会有很大的不同。许多做实业的,只关注于行业景气与否。但股票价格往往会对未来的预期做一个充分甚至是过度的反应:好行业的股票价格可能已经涨了10倍、20倍甚至更多,传统行业的股票价格可能已经跌了80%、90%等等。

这个时候股票的真实价值便十分重要。那些看起来“好”的股票究竟有没有那么好?看起来“不好”的股票究竟有没有那么不好?如果一个本来只能好5倍的股票涨了15倍,未来是会涨还是会跌?一个本来只有50%不好的股票跌了80%,未来是不是还要再涨一点回来?所以判断股票,除了要关注公司本身是好还是坏之外,还要看目前的股价对未来的好坏反应到什么程度。如果反应不够,趋势仍会继续;但是如果反应超过预期,未来的股价可能就会有一个修正的过程。因此最关注的,不是公司本身好坏,而是预期差有多大。丰岭计划2016年把更多的精力要放在传统产业。


精彩问答:买股票要找预期差

提问:对于近期央行行长周小川的访谈,以及总理也提出股市汇市政策是正确的,您有什么看法?后期可能又有怎样的后续政策?

丰岭金斌:近期央行周小川的访谈,包括春节前央行发布的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信息量其实挺大的。央行还是把预防风险、保证金融安全放在比较重要的位置。同时总理也对股市汇市提出了一些看法,这其实和央行之前的表态并不完全一致。但无论如何,春节期间,美元意外贬值,在客观上减轻了人民币继续贬值的压力,给国内的货币政策留下较大的回旋余地。从结果来看,虽然没有降息降准,但1月份的天量信贷数据,还是远超市场预期。但总的说来,虽然短期数据超预期,但是考虑过去几年的持续宽松,我们对未来继续超级宽松的幅度,还是持谨慎的态度。

提问:黄金股在猴年开门便大涨,是否在一定程度上说明避险预期会比较强烈?而如果这个推论成立的话,黄金股会不会是今年的较好的布局?

丰岭金斌:过去几年,全球持续货币放水,再加上短期的避险需求,推动黄金价格的上升。但如果展望未来,全球多年的货币持续宽松已经接近尽头,继续短期继续宽松,但在边际上的影响力也会大大减弱。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投资黄金最好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我们不认为今年是布局黄金股的好时机。

提问:丰岭目前的仓位如何?今年会否把目光主要投向股票市场?会否开拓其他的投资领域?而今年最看好的投资机会是什么?

丰岭金斌:我们认为,过去几年,a股的投资一直追求成长,所以大部分所谓成长性行业里面的公司,被挖掘得非常充分,这个领域里的股票,很难找到“预期差”。反而一些不被大家关注的传统行业里面,虽然整体形势不佳,但是优势公司的市场份额提升 竞争力变强,收入及利润仍有较大的上升空间。得益于市场的不喜欢,很多传统行业公司估值又恰好处于低位,换个角度来看,这正是价值投资者的机会。投资就是这么矛盾,牛熊转换,往往也就在一瞬间。不固执、时刻反思自己是不是正在犯错的投资者,更容易把握机会及回避风险。

金斌简历:自2001年起,先后在国泰君安(香港)研究部、国泰君安研究所、银华基金等公司工作,分别担任股票分析员、研究部总监、基金经理、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等职务。现任丰岭资本董事长。在银华基金管理公募基金期间,累计回报37.3%,同期沪深300指数下跌3.1%;2011、2012年,其管理的银华优势企业基金分别获得股债平衡式基金组别第一名及第三名。其管理的中信•丰岭稳健成长1期信托计划2014年收益39.89%,同类型基金排名前15%;2015年收益82.26%,同类基金排名前5%。历史回撤低,单月最大回撤2.4%,即使在2015年市场大幅度下挫的6、7、8月,仍分别获得0.51%、9.80%、1.78%的正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