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7-02-06  来源:刘明 吴君 何婧怡  阅读量:1232

      前几年金融市场的最“成功”盈利模式,可以归结为两种:一种是制度套利;另外一种是勇敢者的游戏。大部分中小市值所谓的“成长股”,典型的就是上市壳公司,本质上是在一二级市场的价差套利。随着新股发行加速,这种制度漏洞的套利空间就慢慢被压缩了。另外一方面,有越来越多的人,利用政府维稳的时代背景,通过较高的融资成本,快速的放大杠杆和资产规模,赚了是自己的企业家精神和情怀,亏了就大而不倒,政府买单。这种靠胆子大赚钱的盈利模式,导致资源向不合格的投资者集中,最终会损耗社会财富,是典型的负和游戏。但随着政府对资产价格泡沫和较高财务杠杆的警惕,“勇敢者”也到了他们所能到达最远的边界了。

 

      但这是不是意味着投资市场将进入熊市,赚不到钱了?恰恰相反,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旧盈利模式的结束,新盈利模式的开始。当市场的大部分交易以零和游戏及负和游戏为主时,最后必然会走向自我崩溃。目前的市场环境,正在慢慢向有利于社会资源向真正创造价值的企业集中,这才是真正的回归股票市场的本质。这样的市场,才可能会有产生长期的大牛市的基础。

 

      与大多数人不同的是,我在2013年从银华基金离职从事私募投资时,其实是计划至少过3年熊市的。我们从业以来的职业训练及业务专长,并不是博弈,而是基本面分析和估值定价。相比泡沫市场巨大的投资风险,去泡沫环境下的投资市场,反而显得更加安全。所以,过去大家都期望大牛市时候,虽然我们取得了不错的投资业绩,但却一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现在大家都担心熊市来了,我们心里反而比较踏实。

 

      展望未来,我们认为市场整体性机会并不大,但是两极分化会非常明显。选择的不同,赚钱和亏钱的机会都非常大。过去几年的成功经验,很可能反而会成为部分投资者的负担。我们必须认识到形势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转变,要回归常识,回归传统,回归真正的价值创造。有见及此,未来一段时间,我们将重点研究和配置三个的方向。

 

      第一个方向偏中短期。重点将是那些受益于企业部门资产负债表修复的行业及公司。今年以来,政府和居民一直在持续加杠杆,而企业部门是在持续低杠杆的。再加上很多大宗商品及房价的快速上涨,很多企业的经营效益有较大的好转。因此至少在边际上,企业部门的资产负债表得到巨大的修复。过去投资者因为担心企业部门资产负债表的质量,而给某些行业及公司的估值打了较多的折扣。在这个背景下,我们相信这类企业会有个估值修复的机会。

 

      第二个投资方向是偏中长期的,也是我们过去一直强调的。我们将重点投资那些估值合理,但中长期市场份额及议价能力会提升的企业。在经济从高速增长回落到一个正常增长的过程中,许多行业的集中度会上升。虽然行业增长慢下来,但是优质企业的市场份额及议价能力提升的过程,依然会带来利润的快速增长。特别是在一些看起来不是那么性感的行业,部分优质上市公司的估值水平并没有反应这种增长潜力,这给我们带来潜在超额收益的机会。

 

      第三个投资方向也是偏中长期的。我们将重点关注那些估值合理,受益于结构性改革的优质企业。在过去粗放式增长过程中,许多投机取巧、搞政策利的企业和机构,捞到了不少好处,有时候甚至会发生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在经济增速回落的过程中,结构性改革会带来一些行业利益格局的重新划分。在这个过程中,部分有利于提高社会效率、真正为社会提供有价值产品和服务的企业,可能重新走向良性发展的正轨。这也是一个投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