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5-09-08  来源:金斌  阅读量:744

     正常情况下,我们对未来都会有一个大致的预期。但未来往往并不会朝着我们规划好的方向前进。事实上,在投资的世界,引领我们一路前行的,并非我们预测的正确性,而是我们如何应对那些没有准备到的意外,这才是长期生存的关键。市场是聪明的,股票市场的交易价格往往已经包含了绝大多数我们能够预测到的信息。只有意外出现,才有可能真正改变股价的运行方向。


     因为意识到市场的复杂多变,我们常常会实行b计划,有时候甚至不得不依赖临时反应——没有准备的事情发生了,才能叫做意外。在事后看来,一定程度上甚至要靠运气。知道这一点很重要,我们才会因此更加敬畏市场,而不是盲目的自信。当然,机会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那些熟悉各种投资历史,冷静的投资者往往会有更多的好运气,这也是偶然中的必然。关于运气、偶然性与必然性,推荐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nassim nicholas taleb的书,这哥们是个天才,也是《黑天鹅》的作者,但我觉得他之前的另外一本书才是经典之作,书名是——随机致富的傻瓜fooled by randomness

 

       2013年我准备从银华基金离职时,我并没有预期到随后两年波澜壮阔的大牛市。我把自己定义成一个相对保守型的投资者,因此相信自己在熊市里更加容易脱颖而出。所以我其实是准备好过2-3年熊市的,我当时想:2008年以来,在全世界都在去杠杆的时候,中国经济却在加杠杆,现在别人都缓过气来了,我们却要面临去杠杆的尴尬。再加上经济面临转型,大多数企业的日子都会比较难过,就算会有局部投资机会,但整个市场仍难以出现系统性的牛市。我当时的如意算盘是,在熊市里慢慢熬两三年,积累起不错的业绩记录,或许能在牛市到来之前募集到一笔可观的资金,接下来就能站着挣钱了。


    2014年上半年市场的确较差,有家在2000点时看400点大反弹的券商策略师,甚至受到许多投资人的嘲笑。但到下半年,事情突然起了变化:一方面,由于市场对未来预期较为悲观,估值压到非常低的水平;另一方面,货币政策也发生了较大的转变,流动性比2013年钱荒时显著宽松了。由于意识到了变化,我们也改变了自己的投资策略,在降息之前已经为牛市到来做好了充分的准备。2014年11月22日降息前后的市场行情,简直就和书上写的一模一样。美国股市100年的历史表明,牛市的原因各种各样,但有个非常有效的指标:压低的估值 意料之外的货币放松。建议有兴趣的朋友读读这本书——似火牛年:华尔街股票历史上的非凡时刻 it was a very good year。

      进入2015年,经过之前的大幅度上涨,很多股票的估值已经不再便宜。但考虑到全社会仍有巨大的资金在寻求收益率,股票是性价比最高的资产,于是我们仍谨慎看多市场,但考虑到估值因素,预期如果能有20%以上的回报就比较满意了。经过比较,我们觉得中小创估值泡沫太大,蓝筹股相对价值比较明显,事后证明我们几乎是完全看反了。结果创业板指数是2015年上半年最牛的指数,这是我从业15年以来,价值投资者最黑暗的时期。市场对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热情高得令人无法想象,许多知名投资人也加入疯狂鼓吹新兴产业的行列,只要跟新兴产业沾点边的公司,市值都可以突然多出几百亿。这样的市场对我们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我本人的第一份工作是2001年在国泰君安(香港)公司研究港股,市场环境逼迫我养成了在买入公司之前,起码要有一个大致的定价框架。但在2015年上半年,如果你没有买入代表新兴产业的创业板 代表转型的绩差小市值股票,费尽心力的选股还不如仍飞镖更靠谱。这段时期我无奈中又把许多投资经典重温了好几遍,包括《股票作手回忆录》、《非同寻常的大众幻想与全民疯狂》、《投资者的未来》等等。对于如何理解这样的市场,推荐有兴趣的人阅读这本书——非同寻常的大众幻想与全民疯狂 extraordinary popular delusions & the madness of crowds

  这好比一场看似免费的流水席,别人已经吃了好几年了,个个肥头大耳的。不去吃吧,馋得慌;去吃吧,又怕买单。我们后来决定派小部队去尝几口,但前提是绝对不能买单。所以定了几个原则:第一、要站着吃,而且要站在门口吃;第二、宁愿吃不着,也要跑得快。这么多人吃了好几年的流水席,这个单要是买起来,破产了也买不起。好多次,由于过分紧张,跑得太快,到嘴巴的肉又丢了。但我们从来没有后悔过,因为这是吃白食,少吃一块肉又没有损失什么。春江水暖鸭先知,有时候,伸出一只脚在泡沫里面搅合,并不是一件什么坏事。最关键的是,在做出一个投资决策之前,就要想好,风险到底在哪里?有了准备,才能在风险来临时有计划的撤退。事后总结,我们之所以没有在泡沫里面迷失,恰恰是因为,我们在内心深处,还是坚信价值投资才会有长久的未来。关于价值投资,巴菲特大家已经谈得太多了,我认为西格尔siegel j.j.才让我对价值投资有更深入的了解。推荐有兴趣的人阅读这本书——投资者的未来 the future for investors

  近几个月的市场大跌,是史无前例的,但政府救市却并非史无前例。虽然之前零星知道一些江湖传言,但在2010年初读到阚治东的这本书时,还是让我大吃一惊。读多了历史,我们才会更加敬畏政府,政府会做出许多人想象不到的事情;也会更加敬畏市场,市场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我们只能学习它,顺应它,并适应之。也许,学会了敬畏,才能活的更久。关于政府干预市场,歪果仁的就不看了,这次推荐一本本土著作,阚治东的荣辱二十年——我的股市人生

        总结一下,过去几年,虽然我们最初关于市场走势的设想几乎都没有实现(但企业整体的基本面走势还是和我们预期比较一致),但得益于牛市及灵活的应变策略,我们还是取得了远远超出自己预期的业绩。在我们基金成立之初,我给自己的定的目标是年化收益20-30%。2014年我们基金的费后回报是39.89%,2015年截止8月31日,我们基金的费后回报是69.98%。根据wind的数据,我们的业绩分别位于市场前15.3%及3.9%的位置。在未用股指期货对冲的情况下,通过在交易所市场交易产品之间的大类资产配置,即使在本轮市场大幅度调整的6、7、8月份,也分别获得0.51%、9.80%及1.78%的正收益。不得不承认,这当然也有运气的成份。我想说的是,如何预测未来,其实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般重要;如何应对你没有预测到的现实,才是获取利润并保住胜利果实的关键。索罗斯说,错误并不可耻,可耻的是错误已经显而易见了却还不去修正。